桂河大桥

求助编辑>>八哥看电影学英语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曼谷西北122公里的北碧府(Kan-chanaburi),这座横跨桂河的大桥———桂河大桥,折射了二战期间的一段历史:当年日军占领泰境期间,强迫盟军战俘建造铁路连接缅甸及暹罗,这条铁路在牺牲了无数宝贵性命后才得以完成,故有“死亡铁路”之称。桂河大桥就是其中的一段,被称为“死亡铁路”的咽喉。大桥的一边地势较为平缓,但一过河便是险峻的群峰,有的路段甚至就开凿在悬崖绝壁之上。当年,很多劳工都是在修建桂河大桥时,变成孤魂野鬼的。

中文名: 桂河大桥
外文名: 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
制片地区: 美国 英国
导演: 大卫?里恩
编剧: 皮埃尔?鲍李,迈克尔?威尔森
主演: 威廉霍尔登杰克霍金斯亚历克吉尼斯, 早川
类型: 剧情,冒险,战争
片长: 161 分钟
上映时间: 1957年10月
色彩: 黑白

编辑本段桥梁

  折射历史泰国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堪称史上最出色的战争片之一的《桂河大桥》,大卫·里恩执导的反战电影经典作让那座二战中的桂河大桥闻名。 在1945年间,桂河大桥是盟军经常空袭的目标,时至今日,该桥不但幸存且仍在使用中,每年12月的桂河桥周,均有灯光及音响表演配合重演区内有关的事迹,以志纪念。
  桥的南段有日本战争纪念碑,在三公里外,接近火车站的地方就是北碧府战士墓地,此为盟军殉难战士的最大墓地,埋葬了近7千名军士的骸骨。
  大桥身世
  桂河大桥原为木桥,几经飞机轰炸,早已毁坏,只有在河水很浅时才能看到残迹,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后来修建的铁桥,它今天还在通车。重建后的桂河大桥,在原来桥的两侧圆弧铁架多出了两段不协调的方形铁架,没有原先圆弧铁架的优美,很多看过的人觉得不伦不类、不搭调。桂河大桥大约10分钟就可以走完,过了桥就是一般的死亡铁路,一直前行可以通到缅甸。站在桂河大桥的桥头,看着夕阳下静静流淌的美丽桂河,使人难以想象这里发生过的悲惨故事,只有安放在桥头的美军投下未爆炸的炸弹提示着我们当年那场惨烈的战争。
  美丽视觉
  过桥后不久就有一面中文告示牌,告诉大家从旁边的铁楼梯下去,就会有一大堆缅甸商品摊贩。现在的桂河大桥,没有什么肃杀之气了,与电影中的蛮荒世界全然不同,倒是附近商店林立,两旁河岸多出许多水上餐厅,这些餐厅的布置与景观都十分优美,地道的泰国菜也十分迷人。或是选择泛舟桂河观赏这座充满历史故事的大桥,或是吃着“虾兵蟹将”,喝着略苦的曼谷啤酒,看着船夫一如既往的脸……

编辑本段电影

演职员表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Cmdr. Shears 威廉·霍尔登/William Holden ----
Maj. Warden 杰克·霍金斯/Jack Hawkins ----
Col. Nicholson 亚利克·基尼斯/Alec Guinness ----
Col. Saito 早川雪洲 ----
Col. Green (as Andre Morell) 安德鲁·莫瑞尔/André Morell ----
Lt. Miura 胜本圭一郎/Keiichiro Katsumoto ----
Maj. Clipton James Donald ----
Lt. Joyce Geoffrey Horne ----
Capt. Reeves Peter Williams ----
Maj. Hughes John Boxer ----
Pvt. Grogan Percy Herbert ----
Pvt. Baker, Sick List Volunteer Harold Goodwin ----
Nurse at Siamese hospital Ann Sears ----
Yai (as M.R.B. Chakrabandhu Col. Broome) M.R.B. Chakrabandhu ----
Siamese girl Vilaiwan Seeboonreaung;Ngamta Suphaphongs;Javanart Punynchoti;Kannikar Dowklee ----

职员表

  
  • ? 制作人: Sam Spiegel
  • ? 导演: 大卫·里恩/David Lean
  • ? 副导演(助理): Gus Agosti;Ted Sturgis;John Kerrison
  • ? 编剧: Michael Wilson;Carl Foreman
  • ? 摄影: Jack Hildyard
  • ? 配乐: 马尔科姆·阿诺德/Malcolm Arnold
  • ? 剪辑: Peter Taylor
  • ? 美术设计: Donald M. Ashton

制作发行

  制作公司
  哥伦比亚影业公司Columbia Pictures Corporation [美国]
  Horizon Pictures (II) [英国]
  发行公司
  哥伦比亚影片公司 Columbia Pictures [美国] ..... (1957) (USA) (theatrical)
  哥伦比亚三星电影发行公司 Columbia TriStar Film Distributors International [美国] ..... (1999) (Argentina)
  哥伦比亚三星家庭视频公司 Columbia TriStar Home Video [美国] ..... (1994) (USA) (laserdisc)
  LK-TEL [阿根廷] ..... (1999) (Argentina) (video)
  Nothing's New Video [美国] ..... (2005) (USA) (VHS)
  RCA/Columbia Pictures Home Video [美国] ..... (USA) (laserdisc)
  其它公司
  Ellis Burman III [美国] ..... audio restoration
  Equipment and Construction Co. ..... bridge construction
  Husband & Co. of Sheffield ..... consulting engineers for the bridge
  Roy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英国] ..... music performed by
  上映日期
  英国
  UK
  1957年10月2日

桂河大桥的海报

桂河大桥的海报(3张)
  美国
  USA
  1957年12月18日 ..... (New York City, New York) (premiere)
  美国
  USA
  1957年12月19日 ..... (Los Angeles, California) (premiere)
  法国
  France
  1957年12月25日
  希腊
  Greece
  1958年3月7日
  西德
  West Germany
  1958年3月7日
  瑞典
  Sweden
  1958年7月21日
  奥地利
  Austria
  1958年8月
  丹麦
  Denmark
  1958年8月18日
  芬兰
  Finland
  1958年8月29日
  丹麦
  Denmark
  1960年6月29日 ..... (re-release)
  丹麦
  Denmark
  1964年4月23日 ..... (re-release)
  丹麦
  Denmark
  1966年11月21日 ..... (re-release)
  丹麦
  Denmark
  1968年3月29日 ..... (re-release)
  芬兰
  Finland
  1972年12月22日 ..... (re-release)
  阿根廷
  Argentina
  1999年5月4日 ..... (edited version)

剧情简介

  1943年,英军上校尼克尔森和他的属下成为日军的俘虏,被命令修建泰国西部地区某个岛上的桂河大桥。除了英军的俘虏,岛上还有早先到达的美国海军军官希尔斯。尼克尔森不赞成希尔斯等人提议的逃跑计划。作为一个典型的英国绅士,他固守着自己的准则,并拿《日内瓦公约》上不让俘虏干体力活的规矩和日军首领斋藤讲道理。他和手下军官拒绝做修桥苦力的行为激怒了斋藤,于是尼克尔森和手下军官全被关了禁闭。
  修桥的任务进行得很不顺利,除了军官外的士兵全部都消极怠工,工期眼看就要拖延。斋藤对尼克尔森软硬兼施,最终还是在工期的压力下妥协了,尼克尔森和他的军官不必卖力气干活,但他们必须指挥手下把桥在规定的五月十二日前修好,铁路桥上还将铺设铁轨,日军的火车将从此经过。
  希尔斯涉险逃命,终于逃出了日军的控制范围,而且还准备返回美国,但是他却碰到英军316特殊部队的招用,因为他熟悉岛上情况所以他成了向导。同行的还有华登少校和志愿参加行动的年轻人乔埃斯。他们先是空降在安全的陆地上,然后向日军控制的桂河大桥进发,目标就是炸毁桂河大桥。
  华登发现桂河大桥是一座修造精良的大桥,并不像草草完工的临时建筑。实际上,这是尼克尔森指挥手下军士共同努力的结果。虽然他的做法不能让人理解。但尼克尔森认为这是英军荣誉的象征,虽然被俘虏但是他们仍然可以吹着欢快的小调,向日本人证明英国军人的素质
  在当地人的帮助下,希尔斯、乔埃斯、暹罗人叶布好了炸毁大桥的炸药,并准备一旦火车经过就炸掉大桥。但次日,在刚刚完工的大桥上巡视的尼克尔森发现了水位下降后希尔斯等人布炸药时露出水面的引线。他带着斋藤前往查看,乔埃斯及时冲出刺死了斋藤,但他说要炸毁大桥的消息时尼克尔森却大为吃惊,他想全力保护自己刚刚辛苦创造的作品,于是极力阻拦乔埃斯。他惊动了其他的日军守卫。希尔斯和乔埃斯在日军的火力下丧生,尼克尔森发现自己犯了错误,他也中弹倒下,他的身体刚好撞到了炸药的起爆装置,而火车在这时刚刚上桥。火车随断裂的桥面跌落河中。

背景画面

  电影中的桂河大桥,原型是中缅边境的二战遗址。但由于当年摄制组在泰国、缅甸寻求拍摄均遭拒绝,遂在科拉尼河上临时搭建了影片中的“桂河大桥”。
  真正的桂河大桥位于泰国曼谷西北的北碧府。它折射了二战的历史:当年日军为了把侵略战线拉长,强迫盟军战俘建造铁路连接缅泰。因大桥的一边地势较为平缓,但一过河便是险峻的群峰,有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的路段甚至就开凿在悬崖绝壁上,因此在修桥过程中牺牲了无数生命。该桥也有“死亡铁路”之称。
  桂河大桥原为木桥,几经飞机轰炸,早已毁坏,只有在河水很浅时才能看到残迹,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后来修建的铁桥,它今天还在通车。重建后的桂河大桥,在原来桥的两侧圆弧铁架多出了两段不协调的方形铁架,没有原先圆弧铁架的优美,很多看过的人觉得不伦不类、不搭调。桂河大桥大约10分钟就可以走完,过了桥就是一般的死亡铁路,一直前行可以通到缅甸。站在桂河大桥的桥头,看着夕阳下静静流淌的美丽桂河,使人难以想象这里发生过的悲惨故事,只有安放在桥头的美军投下未爆炸的炸弹提示着我们当年那场惨烈的战争。
  过桥后不久就有一面中文告示牌,告诉大家从旁边的铁楼梯下去,就会有一大堆缅甸商品摊贩。现在的桂河大桥,没有什么肃杀之气了,与电影中的蛮荒世界全然不同,倒是附近商店林立,两旁河岸多出许多水上餐厅,这些餐厅的布置与景观都十分优美,地道的泰国菜也十分迷人。过桥后不久就有一面中文告示牌,告诉大家从旁边的铁楼梯下去,就会有一大堆缅甸商品摊贩。
  现在的桂河大桥,没有什么肃杀之气了,与电影中的蛮荒世界全然不同,倒是附近商店林立,两旁河岸多出许多水上餐厅,这些餐厅的布置与景观都十分优美,地道的泰国菜也十分迷人。过桥后不久就有一面中文告示牌,告诉大家从旁边的铁楼梯下去,就会有一大堆缅甸商品摊贩。现在的桂河大桥,没有什么肃杀之气了,与电影中的蛮荒世界全然不同,倒是附近商店林立,两旁河岸多出许多水上餐厅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这些餐厅的布置与景观都十分优美,地道的泰国菜也十分迷人。
  堪称史上最出色的战争片之一的《桂河大桥》,大卫·里恩执导的反战电影经典作让那座二战中的桂河大桥闻名。
  在曼谷西北122公里的北碧府(Kan-chanaburi),这座横跨桂河的大桥———桂河大桥,折射了二战期间的一段历史:当年日军占领泰境期间,强迫盟军战俘建造铁路连接缅甸及暹罗,这条铁路在牺牲了无数宝贵性命后才得以完成,故有“死亡铁路”之称。桂河大桥就是其中的一段,被称为“死亡铁路”的咽喉。大桥的一边地势较为平缓,但一过河便是险峻的群峰,有的路段甚至就开凿在悬崖绝壁之上。当年,很多劳工都是在修建桂河大桥时,变成孤魂野鬼的。
  在1945年间,桂河大桥是盟军经常空袭的目标,时至今日,该桥不但幸存且仍在使用中,每年12月的桂河桥周,均有灯光及音响表演配合重演区内有关的事迹,以志纪念。
  桥的南段有日本战争纪念碑,在三公里外,接近火车站的地方就是北碧府战士墓地,此为盟军殉难战士的最大墓地,埋葬了近7千名军士的骸骨

影视艺术

  英国著名电影大导演、被称为“英国电影台柱”的大卫·里恩,根据作家皮埃尔·博勒以这座桥和它的故事为原型的小说改编,拍摄了一部他一生中最有气魄的艺术之桥——《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以“二战”时期以日本征服南洋为背景,以修建桂河大桥为中心事件,描写了日本一个战俘营的故事。全剧围绕着英、美、日三国军官之间的纠葛与对立而展开。片中,充满骑士精神的英军军官、敢于行动的美军军官与用武士道精神训练出来的日军军官形成尖锐的对照。这部撼人腑肺的反战题材与艺术质量较高的影片,令人痛苦而雄辩地阐述了战争的荒谬性及破坏力,它堪称电影史上最曲折、最深刻的战争题材电影。
  《桂河大桥》在刻画人物与造型处理等方面也是相当的成功,用口哨吹出来的主题曲《桂河大桥进行曲》至今脍炙人口。由于该片的出色,使其一举夺得1958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编剧、最佳摄影、最佳男主角、最佳音乐5项大奖,这是自《西线无战事》二十年来,战争题材影片的第二次夺魁;也是继《王子复仇记》后,英国影片又一次捧走了金像奖,从而成为世界经典的战争电影。
  影片改编于法裔小说家皮埃尔波尔的小说,并挂名编剧,但实际的编剧是卡尔福克曼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和迈克尔威尔逊(当时在好莱坞黑名单上),导演是大卫里恩,演员来自英、美、日;影片是一部纯男性的电影,被誉为电影史上最出色的战争片,影片虽然有英国电影公司出品,但实际资金都来自于美国,并由哥伦比亚公司独家发行,在当时的美国电影环境下,美国人投资了多部这样的影片。
  本片是大卫里恩的第一部巨片,影片结构张驰有致,节奏富于变化,充分显示了他高超的电影技艺;影片中没有正反双方,三位不同国籍的军人形象各具特色,英国人的绅士尊严、日本人的外刚内柔、美国人的随意多变,你无法确定谁是最好的军人,这就是对军人原则的探讨,建桥者最后自己炸桥,这彻底的表现了战争的愚蠢和荒唐。
  《桂河大桥》的震颤人心之处,就在于导演大卫·里恩的“歇斯底里”,他不断地将电影人物推向一个又一个伦理困境,最终是没有出路的死角。尼克尔森上校必须死,斋藤大佐必须死,连假冒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的希尔斯司令员都不能幸免。最终,桂河大桥亦荡然无存,成为他们的陪葬品。而在这里,则不妨抛开电影既有元素的限定,来做一轮过度诠释。正如我所发问的,尼克尔森的做法到底具备何等程度的正当性?是否符合正义原则——乃至我们可以追根究底,尼克尔森置身的语境,可能有多少种正义观在相互冲撞?还有,桂河大桥为什么会倒塌?当然,倒塌是事实,我们进行的是一种姑妄言之与姑妄听之的精神探究。
  当被战友指责为背叛国家的时候,尼克尔森回答,我的做法早已超越了战争,超越了国家。用如今流行的表达,尼克尔森的立场是,战争与国家之上还有更有普遍的人性存在和闪光。正如他为了维护尊严而不惜承受肉身的苦痛,他为了追寻这种人性的价值,亦不惜背负叛徒的罪名(这里有一个细节耐人思量:他的600名部下,难道都认同他的观念,不然怎能那样卖命的工作?这是英国的特例?)。可以说,他既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前者体现为他对传统近乎顽固地坚执,后者体现为他将人性设想地如此美好,以至他真的不愿相信自己的战友会来炸毁桂河大桥。这两种精神肯定有所冲突,可在尼克尔森身上,却没有得以散发,它沉积在这个人的心灵深处,从而构成一种悲剧型的人格与命运。
  尼克尔森的观念自然有其合理性,但作为一个人,一个英国公民,一个驰骋沙场的战士,他不可能拔着头发离开生长的地球,至多只是被理想主义的因子所刺激,悬浮在半空,。姑且不论他的部下,单说军医斯里普顿和美国士兵希尔斯,就无法像他那样临空飞翔。他们的头脑被国家或民族主义强烈桎梏,不是说他们没有丝毫的人性,如果当作为普世性的人与作为某个国家与民族的人发生争端,他们一般都会不加思虑地选择后者。我们只能说,斯里普顿们的精神没有达到尼克尔森的高度,甚至他们无法理解处于这个高度上的同类。
  这里的两种价值观——或者说正义观——的对抗,我视之为一个旷日持久的命题。在20世纪这个所谓的歧异时代,它表现得更为残酷。理论上与道义上的优势并不能决定那一方就是最终的获胜者。我仍然乐意对此进行功利主义的斤斤计算。我也乐意相信,并没有多少人心甘情愿置身于这一冲突的漩涡,希尔斯代表着沉默的大多数:他根本不想参加九死一生的突击队,去桂河大桥与尼克尔森生死对决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他厌倦了战争,只打算回到美国乡村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农民。可这般便宜的意愿在战争期间终归是一种令人心酸不已的奢望。动过刀兵的他还是死于刀兵。当然,桂河大桥的倒塌正是对他的死亡的献礼,一丝抚慰普通人的亮色。
  这就要说到桂河大桥倒塌的原由:可以说,这隐藏着导演大卫·里恩的价值取向,他让尼克尔森苦心打造的梦想折翅,从而试图告诉人们,没有人能够逾越敌我之间的二元对立,去守护堪称永恒的事物。城邦之外非神即兽,而人就是人,必须区别于两者,必须忠诚于人间的政治。桂河上那座企图抹杀城邦与战场的敌我之争的坚固桥梁,最终倒塌于一颗偶然的炸弹,我们只能认定这是命运之力的显灵。它在诉说尼克尔森的悲剧的同时,也通过对战争的讽喻(“疯了”)来警醒人类:“那些超越城邦而寻求新神的人往往发现自己拜倒在野兽的脚下。”

画面分析

  镜头1 小全仰 摇
  开片第一个镜头,仰拍蔚蓝的苍穹下,一只翱翔的雄鹰。充满画面的是天空的蔚蓝色。蓝色在西方人的眼里象征着自由,如法国的国旗红蓝白所表达的自由平等博爱的寓意一样;而所选择的活动主体正是自由的化身雄鹰。
  开片镜头的视点定位在自由的高度上,这与随后身陷入密林之中英军战俘形成明显对比。也与本片结束时自由的航拍镜头形成呼应。在本片导演的另一部作品《阿拉伯的劳伦斯》中,开片第一镜头采用是大俯角度,色彩为土黄色,给人一种封闭的、不安的感觉。第一个镜头就奠定了作品的基调。
  镜头2 大全 俯 下摇
  镜头从丛山密林的开放构图摇至密林充满画面的封闭性构图。从空间上讲,继第一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个镜头的开放性,到本镜头中镜头由开放到封闭的转换,这两个镜头呈现出对空间转换的递进关系。从颜色上讲,绿色占画面的比例的越来越大。在西方人的眼里,绿色更多地表达着腐朽与丑恶的含意。这两个镜头的画面通过对颜色和空间的利用,大处着手,直接以视觉的形式传达了导演的情绪。
  镜头3全 仰—平 摇
  移本镜头通过下摇平移的复合运动,展示了热带丛林堵塞的特点。从构图上再次利用了开放性构图到封闭性构图的转换。这一次有别于前两个镜头的是,前者侧重于写意表现,而后者通过长镜头写实的表现了空间的特点,更侧重于叙事的需要。
  从颜色上讲,蓝颜色逐渐退出画面,代之以绿色和褐红色。绿色如同上一镜头所指的西方人的主观色彩特点。而褐红色则表现出一种不安的因素来,这种颜色在后面多次出现并成为主导本片的色彩
  在镜头的落幅处,火车道自右向左向纵深延续;画面的右下角,有若干十字架。作为道具,十字架在本片开端起着重要的作用。
  《桂河大桥》
  镜头4 全 摇
  继上一镜头落幅中十字架,本镜头基本上在同轴向上跳切至更小的景别,同过景别的变化来强调十字架的存在。紧接着隆隆的火车驶过画面,随着火车出画,镜头左摇,火车向纵深驶去。通过道火车及处于前景的铁轨将观众的视线从十字架引至密林深处。从空间上讲,镜头的封闭性越来越强。从色彩上讲,绿色越来越少,褐红色越来越多,这在下面镜头中可以看出这一点。3、4号镜头采用摇的镜头运动方式,以突出空间的连续性。
  镜头5 全移动
  本镜头的机位架在火车头上,以日军的机关枪为前景,随着火车前进(移动摄影)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我们看到了密林深处的躁动不安——大面积的褐红色,而这种不安的色彩正是控制在道具——机关枪之下。
  镜头6 小全
  移动继续上一镜头的意图,通过同一机位的跳切,景别变得略小,变成完全封闭性的构图,并把上一镜头的绿色完全摈除画面,从而使画面的色调变成了褐红色。通过镜语(景别、角度及运动方式的选择)来夸大或缩小景语信息,从而给画面带来不同的表意功能。镜头至此导演调动一切镜头手段完成了空间的转换:开放——封闭;又通过景物/空间的选择实现了色彩的转换:蓝色——绿色——褐红色。
  镜头7 全移动
  镜头再跳切回第5个镜头的景别,空间随着火车的移动继续延续着。画面又恢复了一些绿色。诗歌中讲究一咏三叹,以形成韵律的美感,这里色彩的变化亦是如此,正所谓色彩的节奏
  镜头8 全   
固定上一镜头火车处于前景,而这一镜头火车处于背景位置。通过景物的连续性实现空间的转换。火车作为空间延续/叙事的动机,已完成自己的功能。从视觉上讲,观众的视觉注意力已从火车转移到了在火车道边上劳作的处于褐红色调中的人们。
  镜头 9 全 移动
  该镜头采用横移的拍摄方式和前景的设置交代了这些劳作者的处境:在日军的监视之下。通过色彩比较写实地描述了这些人物的生存和精神状态。

影片评价

  《桂河大桥》是影史以来最为别致动人的一部反战电影,思想尖锐深刻的同时亦是一部极具艺术性与观赏性的佳作,它的故事延续了大卫·里恩作品的一贯风格,精于叙事,长于技巧,它的手法雄辩而睿智,精巧而风趣,一改反战电影的沉重主题,于张弛有度的情节中发人深省。
  本片可以分为两个部分,背景发生在太平洋战场,日军出于战略需要,要在缅甸与泰国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交界的桂河上为泰缅铁路建造大桥,并派遣了一队盟军战俘营来完成任务。于是第一部分就着重表现了英军战俘尼克森上校与日军指挥官斋藤大佐的斗争。斋藤下令全体战俘包括军官都要参加建桥工程,可是尼科森上校认为这违反日内瓦公约并有损英军尊严,遂对此拒不执行,双方对峙良久得不到解决,尼科森上校被关入禁室,仍不畏折磨,坚持己见,维护尊严。同时,参加建桥的战俘们开始怠工,加上日方设计上的不足,整个工程陷于停顿。斋藤迫于无奈,只得让步,尼克森上校凭借难以置信的顽固与毅力,赢得了这场战争。
  第二部分是建桥与炸桥的矛盾,同时也可以看成是尼克森上校与美国大兵希尔斯的斗争。尼科森获释后荣誉感急剧膨胀,重新规划工程,率领战俘日夜劳作,使得大桥顺利建成。另一方面,历尽险阻逃出的美国大兵希尔斯伪装成海军上校的事情被戳穿,威逼利诱下无奈接受了带队回缅甸炸掉大桥的任务,通车那天,尼科森上校无意中发现端倪,面对将要炸毁自己兴建桥梁的同伴,尼科森不假思索的选择了揭发同伴与保护大桥,而希尔斯的个人英雄主义又在心中作祟,于是尼科森跟希尔斯率领的小分队之间展开了一场生死决斗。
  结局无疑是悲剧的,没人故意制造悲剧,但是悲剧的结局往往就潜藏在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事实后面。片中,充满骑士精神的英军军官、个人英雄主义的美军士兵与用武士道精神训练出来的日军军官形成鲜明对照,这些尖锐的矛盾冲突被无限放大,于是战争的荒谬也毫厘毕现,这一切都具体体现在了三个国家国民性的碰撞上,而他们所遵循的国民精神最后却都无一例外地得到质疑。
  当我们谈到国民性——更多的是谈及其中的劣根性,我们会想起阿Q,西班牙人可能要捧出唐吉诃德,导演大卫·里恩则塑造出了尼尔森上校,阿拉伯的劳伦斯之后又一经典鲜明的人物,亚力克·金纳斯也凭借这一形象获得当年的奥斯卡影帝。
  尼尔森上校可能是最好的军人,同时,他也是一个最差的军人。在他与日本人的冲突中,尼尔森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一个典型的英国绅士的行为规范,他很有礼貌的,客气却冷淡,近乎偏执地强调《日内瓦条约》中关于军官不应当参与战俘营劳动的规定。虽然他是在日本人的战俘营里当着俘虏,但是他的精神上根本没有把日本人放在眼里(这一点倒是跟阿Q的“精神胜利法”有些相似),他们是来自东方的下等民族、野蛮人,而在尼尔森看来只有遵守战争规则的上等人、贵族和绅士,才能与他同处于一个档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次上——当然,主要是指精神档次。正是这种来自“贵族”的尊严,而非简单的“军人”的荣誉感,使尼尔森成为帮助日本人建造桂河大桥的领导者。
  这样的巨大转变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而如此自然地完成这次转变,也正是大卫·里恩的高妙之处。用其原话来说,尼科森上校是“要展示西方文明的效率,给野蛮的日本人上一课,展示英军士兵的能力,让日军出丑,令其知道不可能在身体或精神上打垮我们,而英军士兵也需要在工作中寻找自豪感。”正是这种自豪感的驱使, 促使其全心全意地帮助日本人建桥。正如军医所说,“如此认真的帮日本人建桥,简直就是叛国行为。”但尼克森已经没有心思去考虑战争中的对立问题了,历经苦难和折磨之后(他不屈从于斋藤的暴力,也绝不是懦夫和胆小鬼),他满脑子都是大英帝国的尊严和古典主义式的荣誉感,他自豪地说:战争总会结束,以后使用这座桥的人会记得,建造这座桥的不是一群奴隶,而是一批英国军人。
  而日军大佐斋藤,则是日本国民性---武士道精神的最佳体现,好斗黩武、倨傲自尊、顽梗不化,也因此被尼克森上校视为野蛮民族,文明稀缺,不欲与之交流。但武士道最核心的部分却是格外重视“名誉”,对武士而言,名誉比生命更重要,如果需要死便去担当决不苟且偷生,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性命随时可化为鸿毛,这一点和英国人的贵族式的荣誉感倒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日本人的个性普遍具极端和强烈,因此在表现形式上往往残酷激进,所以斋藤对对投降英军“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思想甚为反感,对英军战俘也极尽羞辱之能事,称其为“俘虏”,而非“士兵”,认为不去工作的军官懒散没有自尊,更要对其重重羞辱,甚至对尼克森上校从责骂、威胁到施以酷刑,典型的军国主义思想
  美国大兵希尔斯则是典型的美国式自由主义,思想活跃,处事圆滑,有点流里流气,但应变能力强,极易适应环境,这在影片一开始就得到展现,他在战俘营中为求生存,不惜从死人身上搜刮财物贿赂日本士兵,假扮海军上校,只为在战俘营和医院中得到好的待遇,即便在住院求治还有执行任务时,都不忘和美女调情。被告知返回缅甸执行任务时,也不顾及自尊,恬不知耻的告知假扮实情,与前两个人物相比,可谓是苟且求生的小人物代表,但关键时刻却能迸发出能量巨大的英雄主义,这个我们可以从美国电影的主流文化中一窥究竟,最后炸桥时不惜一切冲将出去,只可惜遇上了荣誉感作祟走火入魔的尼克森上校,真的死成了鸿毛。
  这部曲折离奇却又撼人至深的影片,就是这样将反战题材与艺术手法完美地结合起来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精辟而雄辩地阐述了战争的荒谬性及破坏力。尼克森少校对尊严和荣誉异常迷恋,最后走火入魔,不仅死的不光彩,贵族风采全丢,还无形中亲手将大桥摧毁。斋藤严格奉行日本武士道精神,尊严输给尼克森少校后,却倒在床上,像孩子一样抱头痛哭,切腹也没有勇气,只能割下一缕头发。希尔斯崇尚自由,最后却受个人英雄主义的驱使,死在沙滩上,只来得及留下一句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你”。
  结尾时,那座设计精良的美丽大桥在它的建造者面前毁于一旦,随着那块写有“此桥系由……”的木牌缓缓漂流而去,很多问题不可避免地浮上水面。
  看过《桂河大桥》的人一定会记得影片开头部分,被俘的英国军人衣衫褴褛,却排着整齐的队伍用口哨吹出轻松有力的曲子。这首《波基上校进行曲》在1914年便由约翰·奥尔福特(Kenneth John Alford)作出,而在40多年后才因《桂河大桥》为大家所熟知,成为当时脍炙人口的流行曲,因此这首曲子也被称为《桂河大桥进行曲》。这首乐曲原名叫《波基上校进行曲》,也叫〈波基上校〉。 由英国作曲家奥尔福德作于1914年,管乐曲。后被改编为管弦乐曲。作者奥尔福德擅长写作进行曲,所作的进行曲发表时常以弗雷德里克·约瑟夫·里基茨为笔名。
  他一生作有大量进行曲,唯有本曲最为流行,曾被获1957年奥斯卡金像奖的影片《桂河大桥》用为插曲,因而广为流传,故又名《桂河进行曲》。影片《桂河桥》描写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支奉命被迫投降的英国军队在日本俘虏营守的威胁下维护英国民族和军队尊严的故事。影片中英国军队踏着整齐的步伐走入俘虏营广场时,士兵们用口哨吹响了这首充满活力的乐曲,向日本守军显示了不屈的斗志。因电影《桂河大桥》采用口哨吹奏主旋律,故在此后演奏时,大都在管弦乐基础上加以口哨声。
  乐曲一开始呈示的主旋律,常用口哨吹出,C大调,2/4拍。开头的切分节奏和六度跳进具有很强的跳跃感,使乐曲充满了活泼而诙谐的气氛。接着,乐曲转为小调色彩,再现开头部分的主旋律,然后在轻松的气氛中结束。全曲演奏时间约为2分钟。
  桂河大桥

桂河大桥

《波基上校进行曲》原本为一首管弦协奏曲,在本片中却采用了随意的口哨声将其进行演绎,所以说,在影片幽默诙谐的配乐声背后,不能不说还有一丝讽刺的意味。而相比于《波基上校进行曲》高亢有力的结束音,《桂河大桥》结尾却是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悲剧,从而完成对战争中国民性的尖锐批判和深刻的剖析。

精彩评论

  在这部影片中,亚历克·吉尼斯不仅成功地刻画了一个军人形象,而且浓缩了英国这个民族的特点,这样的表演实在太难得了。
  ——《纽约时报
  大部分战争电影都会在“正义”和“邪恶”问题上纠缠不清,但《桂河大桥》巧妙地回避了大是大非,在战争中的个体上做文章。
  ——《芝加哥太阳报》
  大卫·里恩拍过烂片吗?
  ——《流行文化》
  《桂河大桥》是那种可以看上几百遍的影片,而且每一次看时都会像第一次那样震撼人心。
  ——《新闻快报》
  《桂河大桥》始于无聊的爱国主义,然后被巧妙地逐渐提升为一部最激动人心、充满新意的战争电影。
  ——《阿波罗指南》
  里恩在复杂的人性和广阔的战争场景之间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点,并能够随着影片的展开让两者逐渐升华。
  ——BBC

幕后制作

  [关于电影]
  从日本导演大岛诸的《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到商业喜剧片《胜利大逃亡》,“战俘营片”这种重要的战争类型片在电影史上和影迷心中都留下了深刻而有力的印记。著名导演大卫?里恩1955年拍摄的《桂河大桥》无疑是该类型中的最优秀的作品之一。本片根据彼埃尔?布尔的同名小说改编,被称为50年代最雄伟的战争片,并凭借近乎完美的制作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男主角、导演、编剧、剪辑、配乐等七项大奖。其中,英军上校尼尔森的扮演者,英国明星亚历克?吉尼斯则因其在该片中的出色表演荣登当年奥斯卡影帝宝座。
  故事在两条线索的交错进行中逐渐展开,一边是尼尔森上校等人在战俘营的经历,另一边则是美国大兵希尔斯的逃亡生涯,导演似乎是故意把英国人和美国人放在同一情境中的对立位置上,从而完成对英国国民性的尖锐批判和深刻的剖析。
  结尾时,那座设计精良的美丽大桥在它的建造者面前毁于一旦,随着那块写有“此桥系由……”的木牌缓缓漂流而去,很多问题不可避免地浮上水面:尊严和荣誉感到底有多重要?规则和纪律究竟给我们带来什么?唐吉诃德在现代社会中是英雄吗?
  影片前半部分:英军战俘不畏日本军官的折磨,支持原则,维护尊严;但影片到后半部分,角色似乎发生了转换:日本军官从恶魔的外表展现人性的一面,而英国军官在面对必须炸毁自己兴建的桥梁时表现出来的僵硬思维,同样令人惊讶。本片可视为是三个军人的故事,每个人身上既有着民族性,
  桂河大桥获奖

桂河大桥获奖

同时也有独特的个性。日本军官齐滕大佐外冷内热,武士道精神尚未完全泯灭他的人性;亚力克·金纳斯扮演的英国军官浑身上下都充满尊严,但似乎有点走火入魔;威廉·霍尔登扮演的美国军官有点流里流气,但他应变能力强,关键时刻也能明辨是非。大卫·里恩擅长以激情澎湃的手法演绎大时代下的个人悲欢,被认为是最精于电影技巧的导演,以至专门有一个词“里恩式”来形容他的这种风格。《桂河大桥》以“二战”时期以日本征服南洋为背景,以修建桂河大桥为中心事件,描写了日本一个战俘营的故事。全剧围绕着英、美、日三国军官之间的纠葛与对立而展开。片中,充满骑士精神的英军军官、敢于行动的美军军官与用武士道精神训练出来的日军军官形成尖锐的对照。这部撼人腑肺的反战题材与艺术质量较高的影片,令人痛苦而雄辩地阐述了战争的荒谬性及破坏力,它堪称电影史上最曲折、最深刻的战争题材电影。
  [关于主人公]
  当我们谈到国民性——更多的是谈及其中的劣根性,我们会想起阿Q,西班牙人可能要捧出唐吉诃德,英国导演大卫?里恩则塑造出了尼尔森上校。
  在日本战俘营里,被敌人拿枪指着强迫修建大桥,如果是美国人,他们一定首先想的就是自由,就是想方设法地逃跑,希尔斯正是如此;要是法国人呢,他们应当在战俘营里追求享受,即使劳累也不忘追女人或是搞艺术(当然,没有女人),因此最大的合理性就是与日本人谈法国文学……那么英国人呢?比如说本片的主人公尼尔森上校。
  尼尔森上校可能是最好的军人,同时,他也是一个最差的军人。在他与日本人的冲突中,尼尔森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一个典型的英国绅士的行为规范,他很有礼貌的,客气却冷淡,近乎偏执地强调《日内瓦条约》中关于军官不应当参与战俘营劳动的规定。虽然他是在日本人的战俘营里当着俘虏,但是他的精神上根本没有把日本人放在眼里(这一点倒是跟阿Q的“精神胜利法”有些相似),他们是来自东方的下等民族、野蛮人,而在尼尔森看来只有遵守战争规则的上等人、贵族和绅士,才能与他同处于一个档次上——当然,主要是指精神档次。
  正是这种来自“贵族”的尊严,而非简单的“军人”的荣誉感,使尼尔森成为帮助日本人建造桂河大桥的领导者。这样的巨大转变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而如此自然地完成这次转变,也正是大卫?里恩的高妙之处。正如军医所说,“如此认真的帮日本人建桥,简直就是叛国行为。”但尼克森已经没有心思去考虑战争中的对立问题了,历经苦难和折磨之后(他不屈从于斋藤的暴力,也绝不是懦夫和胆小鬼),他满脑子都是大英帝国的尊严和古典主义式的荣誉感,他自豪地说:战争总会结束,以后使用这座桥的人会记得,建造这座桥的不是一群奴隶,而是一批英国军人。
  于是悲剧发生了,没人故意制造悲剧,但是悲剧的结局往往就潜藏在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事实后面,几乎没人能幸免,也没人能看得清,有谁愿意舍弃自己的幸福,去换取卡桑德拉的眼睛呢?然而,如果不可避免地身在其中,我们也只能像医官斯利普顿一样惊叹——疯狂,真是疯狂!
  [关于配乐]
  看过桂河大桥的朋友一定会记得影片开头部分,被俘的英国军人衣衫褴褛,却排着整齐的队伍用口哨吹出轻松有力的曲子。这首《波基上校进行曲》在1914年便由约翰?奥尔福特(Kenneth John Alford)作出,而在40多年后才因《桂河大桥》为大家所熟知,成为当时脍炙人口的流行曲,因此这首曲子也被称为《桂河大桥进行曲》。
  《波基上校进行曲》原本为一首管弦协奏曲,在本片中被选编为用口哨和管弦混合奏出,效果非常之好,于是此后该乐所有的版本都采用口哨音演奏。
  《波基上校进行曲》采用回旋曲式,这种曲式源自欧洲民间的轮舞曲,十八世纪初叶法国古钢琴曲多用之,以一再反复的基本主题与若干各不相同的“插段”交替出现为原则。由于其欢腾、热烈、形式感强的特征,回旋曲式几乎可以被看作欧洲古典主义的代表,《桂河大桥》却采用了随意的口哨声将其进行演绎,所以说,在影片幽默诙谐的配乐声背后,不能不说还有一丝讽刺的意味。而相比于《波基上校进行曲》高亢有力的结束音,《桂河大桥》结尾却是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大悲剧。

精彩花絮

  ·本片原定邀请加里·格兰特来扮演希尔斯,但是由于档期原因,这个角色最终给了威廉·霍尔登。
  ·影片原来准备邀请霍华德·霍克斯担任导演,但是他拒绝了。理由是,他两年前拍摄的《法老之国》票房惨败,他不想重蹈覆辙。他认为《桂河大桥》和《法老之国》都属于那种评论家们很喜欢,观众却不感兴趣的片子。还有一个相同点就是两个片子的主要人物都是男性。
  ·当时,本片的两个编剧麦克尔·威尔逊和卡尔·弗曼因为被怀疑是共产主义者而被丢进了电影圈的黑名单,最终也没能因为编写此剧而捞到什么好处。当年奥斯卡的最佳改编剧本奖只好颁给了本片的第三个编剧,法国人彼埃尔·布尔,他同时也是《桂河大桥》的原著小说作者,而他甚至不会说英语。

精彩对白

  Colonel Nicholson: I'm adamant. I will not have an officer from my battalion working as a coolie. 尼尔森上校:我强调,我不会让我部队里的任何一位军官像一个苦力那样干活。
  Colonel Nicholson: Tomorrow it will be twenty-eight years to the day that I've been in the service. Twenty-eight years in peace and war. I don't suppose I've been at home more than ten months in all that time. Still, it's been a good life.
  尼尔森上校:明天将是我在军队里服役的第二十八个年头。二十八年,战争和和平交织的二十八年。在这期间,我在家里待的时间不超过十个月,然而,这依然是非常棒的生活。
  Colonel Nicholson: One day the war will be over. And I hope that the people that use this bridge in years to come will remember how it was built and who built it. Not a gang of slaves, but soldiers, British soldiers, Clipton, even in captivity.
  尼尔森上校:总有一天战争会结束的,我希望在那一天,经过这座桥的人会想起,这桥是怎样建成的呢?谁建造的它?建造它的人不是一帮奴隶,而是军人,英国军人,斯利普顿,被俘虏的军人。
  Colonel Saito: A word to you about escape. There is no barbed wire. No stockade. No watchtower. They are not necessary. We are an island in the jungle. Escape is impossible. You would die.
  斋藤上校:我还需要跟你们说说逃跑的事情。这儿没有铁丝网,没有栅栏,也没有瞭望台。这些都不需要。这儿是丛林中的僻壤,逃跑是不可能的,你们会死的。
  Colonel Saito: Do not speak to me of rules. This is war! This is not a game of cricket!
  斋藤上校:别跟我提规矩,这是战争!不是板球赛!
  Major Clipton: Madness! Madness!
  斯利普顿:疯狂!真是疯狂!
  Major Shears: I'd say the odds against a successful escape are about 100 to one. But may I add another word, Colonel? The odds against survival in this camp are even worse.
  希尔斯:我要说的是,成功逃离这儿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一,但是上校,我可以再说一句话吗?在这个兵营生存下来的几率甚至更小。

穿帮镜头

  ·希尔斯第一次来到特别军事行动总部的时候,可以看到一辆黑色的车正往里开,那是一辆1948年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生产的Dodge,在影片中的那个时代不可能出现。
  ·在影片中,去炸桥的小队一直等待,直到太阳落山。然而,当他们往下游行进时,你可以看到阳光在水面上闪烁。在仰拍大桥的镜头中还可以看到一小块可爱的蓝天。
  ·片头字幕在打出亚历克·吉尼斯的名字时,打的是“Guiness.”,实际上应该是“Guinness”。(这个错误只在影版中出现,其他版本的字幕拼写是正确的)
  ·突击队员在河里装炸弹,当时是晚上,而在下一个镜头中,担任守卫的日本士兵们却站在阳光里。

获奖情况

  第15届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导演奖、第3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男主角、最佳摄影、最佳配乐、最佳剪辑奖。